最終季節·The Final Season
薔薇的亮刃與天國的挽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最终季节
mabinogi_2009_12_26_008.jpg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AION】谁啊这是...
RT...
好久没画画了,还是一样找不到感觉嘛XD~
背景实在懒得画,去新手村截了一张现成的凑数,貌似也不差。←喂!

但是,这到底是谁啊!

AION-CP1 副本副本

很好,我又废了一个号。
如题。

仍然是事后总结,虽然归根结底说起来就三个字。
不解释。

一早觉得自己太死皮赖脸,人家两口子玩得好好的我跟着当什么电灯泡。
但是又忍不住,就那个贱的要死的希望有人陪的心理。
想着也许能就这么一直下去也好,辛苦也罢难过也罢什么什么也罢。
但是无奈本性就是本性,我不是温柔贤淑善良可爱的那个类型。
出了事,我会想骂人。

当然不能说到底是他想太多还是我说话方式不对,也许两边都有,这个不想追究。
反正发生了就是发生了。
至于我到底当时是为什么生气,当时说不定应该把一整句都打出来,就不会发生这种事?
笑。
其实我是想说,他妈了个×的外挂。
不过现在说了也没用也没人听当然也没什么意义。
所以就索性一句话:不解释。

偶尔也觉得亚瑟君很悲情,成为继山寨帕长老和火纹之后第三个消失的生命。
虽然倒不心疼白扔了的那几千块钱。

就这样吧,我果然还是不适合群居的生物。
一直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去新区,妹夫————或许现在不该这么叫————跟我说希望我能陪他说话也好之后本来还真的打算留下好了的,现在看来也不用了。
有点想索性把永恒删了,再也不碰了。
但是怎么说,感觉像让我杀人,下不了手。

淡定一段时间吧。
虽然有点对不起工会还活着的各位。
【AION】轨迹
岚第一次见到守护者,是在一个夏天的夜晚。
那时他一个人踟蹰在伊斯夏尔肯吐纳普雷湖畔,百无聊赖的看着海伊布觅食。忽然风声掠过,回头的瞬间,看到一片羽飘落。紫色的羽翼托着那个修长的身影,敏捷地自他头顶滑翔而过,在不远处落下,之后没有停留地径自离去。
似乎是下意识的,岚追了过去。但那个身影已经迅速湮没在穆尼海尔森林的重重树影之中。岚有些失落地站住脚,极不甘心地踢开脚边的石子。石子滚落道边撞到了什么,发出金属的碰撞声。岚循声找去,在路边草丛中拾起了一枚金光闪闪的勋章。
岚偷偷询问了村里最见多识广的人——空间传送师,那时候他才知道,这枚勋章是伏魔殿授予要塞战中做出杰出贡献的守护者的奖励,是荣誉的象征。
从那时起,岚记住了勋章上刻着的那个名字,冥。

当岚自己成为守护者的那一天到来的时候,他和其余刚刚觉醒的年轻人一样激动和不安。幸好接待他的海依姆达尔大人足够亲切,让他顺利通过了仪式,并领到了派往阿尔特盖要塞的命令书。

“我觉得,出发之前,你最好先给自己挑一把趁手点儿的武器。”说这话的人是洛,跟岚一起被派去阿尔特盖的一名守护星。
“真怀疑你是怎么用这破玩意儿保护你自己的。”治愈星碧对岚的两把匕首嗤之以鼻。这个出身贵族的小姑娘对自己被安排到这个明显不够高贵的队伍里的事儿一直耿耿于怀,常常背着人哀叹命运不公。
“出发之前还有时间,我陪你去交易所看看好了。”魔道星衍好心的建议。在这个小队伍里,他觉醒的时间最长,经验也丰富一些。
“去吧,顺便帮我带点吃的回来。”虎背熊腰的剑星朔擦着他的战戟,头也不抬。
岚没好意思说自己买了技能书之后实在是钱包比脸都干净,唯一的选择就是硬着头皮跟着衍到黄金会堂去。




欠了三百年的文,终于动笔了。题目瞎编的,CP是杀星&精灵,不关我事...小喵指定的...|||
好久没写东西了囧,一点感觉都找不着……
关于永恒,又想不开了。
每过一阵子就要这么来一趟,虽然自己知道受不了但是还是免不了,为什么呢?

公会本来还勉强算是平稳发展的,最近似乎又有点乱七八糟的。
外挂一如既往的混蛋。
自从上次残月那事之后已经一直很小心的回避这个话题了,但是架不住某些人一直的一直要拿出来说话。然后加上不知道是我太过傻而逼之还是别的什么导致的三大爷日趋冷淡,搞到草木皆兵的地步。
昨晚上盯着屏幕两个小时犹豫要不要把【公会转让】按下去,最终还是没有。

晚上大概是因为我又困傻了,有的没的胡说出来怀念过去之类的话。回车按下去一行绿字跳出来才猛然发觉这话不是现在的我该说的,幸好没人在意。

有的时候,实话,还是真的说不出口。



越来越讨厌萝卜了,真的。
因为讨厌外挂所以讨厌萝卜。
讨厌那种明明是外挂起来的还有脸在那显摆的态度。

讨厌兔子上次说的有外挂也想用的话。
讨厌残月自从有了外挂就跟我们日渐疏远。

外挂什么的,最讨厌了!



从上次跟影子问了那个叫诺言的家伙的事之后,第一个想法就是那个死不要脸的混账老鼠又他妈的追来了。
有完没完啊!
真的受不了这么死缠烂打的男人,也真的受不了这种方式。
就算真的是爱,也爱到恶心,让我想起来去年吃了什么。



影子带来的那据说是女人的女人退会了,又据说是因为我骂他了。
好吧,我现在要骂了。你他妈的傻逼啊,老娘什么时候骂过你,你配么。
想退会没人拦着你,编理由也拜托你编个像那么回事的。
这么低级,骗谁呢还是想说给谁听呢?



回到第一个话题,关于真的很怀念的事儿。
等级高了,人情味就淡了。
昨天我们还在一起,今天就各奔东西,明天的我们又在哪儿呢?
难道真的那些所谓的【永远在一起开心的玩就好】的心愿,最终只能像红楼梦里那句话,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我主宰不了别人,也不想。
纵使是那么苍白无力的一句话,也还是要说。

无论如何,我会在这里。

一直,守望下去。

如果有一天你们走得太倦,希望还能想起,这个最小最悲剧的公会是无论如何都可以回来一起哭一起笑的地方。



来这个区之后,又哭了好多次。
第一次是因为女儿的那个朋友的事,觉得委屈得很,躲起来自己哭了一场。
第二次是因为兔子那事儿,又哭了一回。
第三次是因为残月退会,不知所以的哭到眼睛都肿起来了。

今天是第四次了。



人物卡还没画完,真的没动力了。
本来兴致勃勃的野心满满的要给大家每人都画一张人物卡,但是现在。
亚瑟君,还是寂寞的一个人。

也许也没人看得起,没人稀罕,嗯。



账号发给了H群里一个姑娘,他说想玩下试试,保证不动东西。
我说你玩吧,已经无所谓了。
之后灭灭马上私Q过来,说UU你认真的么。

这时候我不知道该说啥,只能说,不知道。
灭灭说,别这样吧,眼看到头了不是么,不是早就盼着这时候么,为什么呢。
为什么呢,我要是知道,大概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了。

我到底是哪里还不够呢?真的想不出来。
不知道是不是会长当的不够格,昨天转让出去就好了。
但是就现在这个发展趋势下去的话,那么做会让这一片小天地瞬间变得空荡荡的吧。
是不是再苦再痛,我都只能坚持下去了呢?
我能相信的人到底在哪儿呢?

手工达人没力气冲了,因为突然觉得好没意义。
我的付出,到底是为了谁。



小R每天持续神隐。
三大爷视而不见。
女儿上线频率越来越少。
残月越走越远。
热身退会了。
影子来得少了。
代言人几乎看不着了。
仆子和二水两口子都消失了。
公会里其余的人,基本连话都没说过,见都见不着。

有时候很好笑的想问,是不是最后,还是只有我。
守着一片寂静的天空,等爱降落。

我不是想放弃,只是有时候不堪重负。
我不是想离开,只是太寂寞的让我不敢看。

我必须找一个理由,让我自己坚持下去。
不然,亚瑟君,也会消失的吧……



工会的各位同学们,会长是爱你们的。


優の扉言

【薔薇の亮刃】

聆誡優

Author:聆誡優
为你弹奏肖邦的夜曲
纪念我死去的爱情
跟夜风一样的声音
心碎的很好听

手在键盘敲很轻
我给的思念很小心
你埋葬的地方叫幽冥

樱花飘落山谷的优雅
藏着一句说不出的话

化自痛的伤
我不想抵抗
该要如何学会隐藏

【天國の挽歌】



優の心跡


沙礫王國
沙礫之間,
城市是巨大空洞的容器。
充滿著了無邊際
宣泄空洞的雨聲呼號悲泣。
黃沙之下,
有糾纏相擁的累累白骨。
沒有人記得他們
曾經的風華絕代年少輕狂。

世界末日
圣彼教堂伯利西恩凹室,
被九十九盏长明灯点亮。
神父给每一盏灯添满油,
不让它们熄灭。
据说,
它们会一直燃到世界末日。
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
你想做什么?
那个时候,
请牵着我的手,
带我去圣彼大教堂。
去看看那些长明灯,
是否依旧燃烧。

无关风月
清栏亭顾,
夜半鹊桥路,
茫茫天河无缘度。
莫道红尘苦,
弄月和风闲无处,
笑看平生负。



優の住家

『最终季节』

盛世苍影·万夜修罗
慈怜谐趣·靖宫祈影
悠远时空·夏维
破邪疾风·红莲诛火
沧晓烟花·巽极凌
迷雾轮回·六道骸
寒衍炽天·森雅夜
纷华沁落·森雪瞳
沉寂黎明·十文字裁决
喧嚣黄昏·十文字审判
寂灭轮回·雷比亚斯
无关风月·帕西法尔
樱色夜魇·弥生
六幻之殇·神田优
空傲飞鸟·云雀恭弥
悲悯浮云·夕日莲华
神之道化·亚莲·沃克
淡雾轻风·北辰彗
深海泠歌·不知火千代
曳星归心·莎莉叶
烂漫玲珑·蔷薇院雏莓
灵秀天真·出云筱月
双面之星·埃利亚

『The Final Season』



優の目錄



優の最近更新



優のHIT計數

‖1000HIT‖



優の留言薄




優の最新回復



優の狐朋狗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