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終季節·The Final Season
薔薇的亮刃與天國的挽歌
情人节的尾巴上来发点牢骚。
我今天就突然觉得吧,我这辈子要是多认识几个长老这样的,说不定我能活得比现在轻松点。

虽然说,认清事实是早晚的事,不过……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心情。
我自己早就知道会这样没错,不过到了真正的这么一天,多少会有点郁闷就是了吧。
不过无所谓了……
有些话,有的时候是真的,说出来才比较痛快。
但是我不晓得我现在可以跟谁说,真的不晓得了。

阿八在北京,短期内回不来,估计也不会怎么联系。暴露狂他们各忙各的,这些话又不好意思跟他们去说。爪爪快开学了,而且听说最近他家里有些不愉快,所以也算了。
我该怎么办啊……哎!!!

真想找个地方大哭一场,但是又哭不出来。
今天跟长老讲话的时候觉得鼻子酸了一下,我以为我会哭的,但是居然没有。
小喵说公主你这可以算坚强么?我说不晓得。
如果坚强就是这个样子,我宁愿不坚强。憋在心里太难过,于是胃又开始疼,跟着头也开始疼。强挺着坚持到婚礼结束,我终于还是编了个理由就滚下线了……


那个长的据说有点像葛优他爸的老头子医生以前跟我说,乃不好老是给自己太大压力,不好老是想些不愉快的事,心情要放轻松,不然乃这个胃疼和头疼总也好不了。
反正我没听懂他的医学理论,我就记得他说的上边这段话,还有说那个神经性偏头疼什么的奇怪的病名。

长老说我就是高压家庭教育的失败牺牲品来着。
记得很久以前我还小的时候,姥爷似乎也说过类似的话。
当时我什么都不晓得,还是我长大之后因为学美术的事被我爸出门那段时间大姨跟我说的。

大姨说,那时候是因为我奶怂恿我爸打人,我妈带着我半夜跑回姥姥家。于是姥爷跟大姨说,乃不打算结婚,将来就好好看着这个孩子。咱们家第三代这四个,就他是个料子。如果给他换个爹,他将来肯定会有出息。
但是我就换不成。
我长了这么大也没能理解,为毛我奶能怂恿我爸往死里打我们娘儿俩,为毛还不让我妈离婚,为毛还带着我爸去哭着求我姥爷别让我妈离婚。
我就操了,为毛啊?
就特么为我是个姑娘啊?女的好欺负是不是?就像你特么不是娘们似的!


这些话,我没一个人可说……过去我以为师父能理解我来着,我曾经跟他说过。但是后来这些事他拿出去当笑话给别人说,还添油加醋。于是我后悔了,之后再没跟别人说过。现在知道我家里事的,也就只有阿八这个十六七年的好朋友了。
BLOG算是自己的地儿吧,让我使劲吼出去算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finalseason.blog70.fc2.com/tb.php/96-e57a4b18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優の扉言

【薔薇の亮刃】

聆誡優

Author:聆誡優
为你弹奏肖邦的夜曲
纪念我死去的爱情
跟夜风一样的声音
心碎的很好听

手在键盘敲很轻
我给的思念很小心
你埋葬的地方叫幽冥

樱花飘落山谷的优雅
藏着一句说不出的话

化自痛的伤
我不想抵抗
该要如何学会隐藏

【天國の挽歌】



優の心跡


沙礫王國
沙礫之間,
城市是巨大空洞的容器。
充滿著了無邊際
宣泄空洞的雨聲呼號悲泣。
黃沙之下,
有糾纏相擁的累累白骨。
沒有人記得他們
曾經的風華絕代年少輕狂。

世界末日
圣彼教堂伯利西恩凹室,
被九十九盏长明灯点亮。
神父给每一盏灯添满油,
不让它们熄灭。
据说,
它们会一直燃到世界末日。
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
你想做什么?
那个时候,
请牵着我的手,
带我去圣彼大教堂。
去看看那些长明灯,
是否依旧燃烧。

无关风月
清栏亭顾,
夜半鹊桥路,
茫茫天河无缘度。
莫道红尘苦,
弄月和风闲无处,
笑看平生负。



優の住家

『最终季节』

盛世苍影·万夜修罗
慈怜谐趣·靖宫祈影
悠远时空·夏维
破邪疾风·红莲诛火
沧晓烟花·巽极凌
迷雾轮回·六道骸
寒衍炽天·森雅夜
纷华沁落·森雪瞳
沉寂黎明·十文字裁决
喧嚣黄昏·十文字审判
寂灭轮回·雷比亚斯
无关风月·帕西法尔
樱色夜魇·弥生
六幻之殇·神田优
空傲飞鸟·云雀恭弥
悲悯浮云·夕日莲华
神之道化·亚莲·沃克
淡雾轻风·北辰彗
深海泠歌·不知火千代
曳星归心·莎莉叶
烂漫玲珑·蔷薇院雏莓
灵秀天真·出云筱月
双面之星·埃利亚

『The Final Season』



優の目錄



優の最近更新



優のHIT計數

‖1000HIT‖



優の留言薄




優の最新回復



優の狐朋狗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