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終季節·The Final Season
薔薇的亮刃與天國的挽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六道骸X神田优‖归途[2]‖ 阿骸挖的坑,估计没结尾。
“骸大人,你真的要收留那个不知从哪里来的怪人么?”犬很好奇。
“我要做的决定,不需要别人过问。”骸收起刚才对着神田人畜无害的表情,恢复冰冷的声音。

看着渐走近的两个人,骸很没好气的问“你们来找我做什么。”
“听说你捡到个怪人?怎样的?能做家庭成员么?”小婴儿,里包恩兴致勃勃发问。
皱眉,“他是我的猎物,你不要插手。”
“那个,六道,我。。我们只是担心他会对你不利。”年轻的彭格列,沢田纲吉表示关心。
“我再说一次,他是我的猎物,无需你们插手,你们可以走了。”
里包恩无奈的耸肩,“我们还会再来的。”
不再理会他们,骸挥挥手回到躺着神田的房间。
他是我一个人的猎物,只能由我一个人独享。少年这样想着。


这边的神田还处于自己身在日本的震惊之中,记忆里自己似乎是在跟LV4对战,然后被打下了山谷。
是中间哪个程序出错了么?算了不想了,伤养好了自然能找到回去的办法。边想着边甩了甩头。
“噗”门边站立着的少年终于忍不住笑出声。
“混蛋!”神田因为自己的小动作被对方发现而稍有窘迫。
“这是对救命恩人该有的口气么?”骸边说边走到神田床边坐下,玩味的俯视,“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恩?”
魅蓝的发丝垂下,挡住了半边脸,隐约可见与露出蓝色眼睛明显不符的猩红色。
神田不禁看得有些失神,喃喃的回答道“神田。。优。。”
“受了这么重的伤,不会累么,看来精力很充足,需要我帮你放掉多余的一些么?”骸嘴角轻微上扬,招牌的邪笑。
神田惊觉周围的空气暧昧起来,未给他充足时间消化刚才的话,骸低下头俯上神田的眼,“我真想一口吃了你……”骸暗哑的嗓音让神田彻底反应过来。
“混蛋!你干什么!”想要伸手打开面前这张虽然魅惑现在却十足讨厌的脸,骸快一步的抓住,“不能这么对待救命恩人,要我教你该怎么报答救命之恩么?”
被嵌住一只手的神田大吼“我没有求你救我!”另一只手刚想出击又被骸抓住且扣住两手压在床头。
“这样说起来我可要伤心了。。”
暧昧的空气压得神田混身不舒服,若不是身有重伤,神田一定抽六幻砍了眼前这个不正经的小子,但此刻确实无可奈何的处于下风。
“我警告你最好还是离我远一点!”嘴逞个上风也好。
会挣扎的猎物,吃到嘴里更享受。骸异色的瞳色越加深邃,嘴角的弧度却越发扬起。
“倔强的表情,看起来真是诱人呢……”
神田忽然觉得唇上被湿热覆盖,紧接着自己的舌又被勾住,没有霸道。。。浸透温柔的吻,让自己出其不意的心安,让自己忘记了该抵抗。
“你昏迷着的时候眉头一直紧皱,表情很痛苦,你在揪心什么吗,当然你不想说我也就不问,但是,别再做噩梦了。”语调竟也满满的温柔。
“你的伤很重,好好休息。”骸松开抓着神田的手站起朝门外走去,头也不回。

周围空气瞬间降温。
神田没由来的气恼,气恼他刚说完温柔的话又头也不回的离开,气恼自己居然在陌生人的温柔下忘记抵抗,气恼自己在意他的头也不回。
伤重在身,加上刚才一折腾,神田愤愤的想着这些也就迷糊的睡去。

骸刚走出门就滑坐在墙角。
若不是他伤重在身,刚刚一定压不下要把他吃干抹净据为己的念头。可以么,对这个不属于这里的人有这么强烈的占有心。



[碧水红莲尽敛眼中光华。
你的身体沉淀了谁的骨血,请告诉我,你的归途。 ]
‖六道骸X神田优‖归途[1]‖ 阿骸挖的坑,估计没结尾。
阿骸挖的坑。
本来说好白色情人节给我的,因为某种原因没给成。
之后就一直被坑。

儿子说,2010年之前不指望他的08年生日礼物。
于是我考虑是不是2010年3月14日之前我也不该指望他能把这个坑填上的……

但是,不催文。
阿骸说了,他要的爱是不催稿。
所以,先把坑扔这里,聊以自慰吧。




“神田大人,小心!”身后的工作人员喊到。
忍着身体的疼痛斩了面前一只Akuma,仰头看着半空中悬浮狞笑着的LV4。
神田体力渐渐不支,一刹恍惚LV4的攻击已经落下,抵挡,失足,落下深谷。


[仿佛有雪花落在你瘦削的肩膀。
空留一个背影,浓墨重泼般凛冽。
我在你身后的呼唤,你可听得见。]


一、
“他的装束好奇怪,究竟是从哪里来的人?”“不知道骸大人从哪里捡回来的。”
依稀听到这些对话,神田嫌吵的微睁开双眼,看到床边两个穿着奇怪服装兀自议论的怪人。
警觉的想坐起来,却被腹部的伤拉扯得呻吟出声。
“该死”小声暗骂。
“哦?你醒了?”小兽般的少年,城岛犬问到。
“这是哪”没有表情的声音。
“我去叫骸大人,犬你看着他。”另个看起来比城岛犬沉稳的眼镜少年,柿本千种转身前说到。

骸大人,一直听他们在说骸大人,究竟是谁?

“在想什么,别人的领地上你也能想得这么出神?”
神田抬头看着一脸戏谑,两只眼睛明显不一样的少年,习惯性的摸入腰间寻找六幻。
“你好,我叫六道骸,你是在找这个么?”骸把手从背后拿出来,晃晃手上的刀,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
“还给我”少许激动。
挣扎着想起身,却被少年一把按下。
“你如果不想内脏外流的话最好不要动。”
神田用[杀了你分尸再鞭尸]的眼神瞪着突然靠近放大的脸庞,“把我的刀还我”有些怒。
“这么把你头发分开,还真是美丽的脸庞。”骸突然放开六幻用手捧住神田的脸。
“不要靠近我,滚。”神田想甩开,却由于身体上剧烈的疼痛而感到无力恍惚。
“好凶,你最好不要动,这么做对你无利”少年轻笑出声,“那么,你从哪里来?”抚上脸庞的手却没有丝毫想要放开的意思。
“放开,混蛋,这里是哪里。”身体无法动弹只好用眼神示威。
“我散步时把你捡到,看服装你到不象是我们这的人。”
“这是哪?”
“日本。”
“……”
“骸大人,彭格列十代目。。。。找您。”匆匆跑进来的犬似乎觉得打搅了这两人的美好对话。
“嘁,来得真不是时候。”骸放下手站起身走出去,临到门前回头“你先在这养伤吧,其他不用多想。”


[适合鲜血装扮,美丽,高傲,……倔强的公主殿下。
你从哪里来,将要回到哪里去。]
‖69HIT‖六道骸‖HIT纪念的线稿。

‖69HIT‖

新BLOG这么快就到了69HIT,兴奋XD。

奉线稿一张,有爱的孩子爹XD!

未命名
‖骸X优‖我废柴了,亲爱的白色情人节快乐……
个草稿花了5天,上色花了N小时,实在没耐性了我……
浑身上下哪都疼,郁闷。
对不起亲爱的,合掌……
等我病好一定认真画一个给你,泪眼。


于是说,阿骸,白色情人节快乐,嗯。
媳妇爱你,XD~
[READ MORE...]
‖RK‖Q版上色版,感谢有爱的大姐XD。
这张图废出来好久好久了,一直没勇气上色。
今天大姐给上的,意外的有爱啊XDDD~~~


[READ MORE...]


優の扉言

【薔薇の亮刃】

聆誡優

Author:聆誡優
为你弹奏肖邦的夜曲
纪念我死去的爱情
跟夜风一样的声音
心碎的很好听

手在键盘敲很轻
我给的思念很小心
你埋葬的地方叫幽冥

樱花飘落山谷的优雅
藏着一句说不出的话

化自痛的伤
我不想抵抗
该要如何学会隐藏

【天國の挽歌】



優の心跡


沙礫王國
沙礫之間,
城市是巨大空洞的容器。
充滿著了無邊際
宣泄空洞的雨聲呼號悲泣。
黃沙之下,
有糾纏相擁的累累白骨。
沒有人記得他們
曾經的風華絕代年少輕狂。

世界末日
圣彼教堂伯利西恩凹室,
被九十九盏长明灯点亮。
神父给每一盏灯添满油,
不让它们熄灭。
据说,
它们会一直燃到世界末日。
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
你想做什么?
那个时候,
请牵着我的手,
带我去圣彼大教堂。
去看看那些长明灯,
是否依旧燃烧。

无关风月
清栏亭顾,
夜半鹊桥路,
茫茫天河无缘度。
莫道红尘苦,
弄月和风闲无处,
笑看平生负。



優の住家

『最终季节』

盛世苍影·万夜修罗
慈怜谐趣·靖宫祈影
悠远时空·夏维
破邪疾风·红莲诛火
沧晓烟花·巽极凌
迷雾轮回·六道骸
寒衍炽天·森雅夜
纷华沁落·森雪瞳
沉寂黎明·十文字裁决
喧嚣黄昏·十文字审判
寂灭轮回·雷比亚斯
无关风月·帕西法尔
樱色夜魇·弥生
六幻之殇·神田优
空傲飞鸟·云雀恭弥
悲悯浮云·夕日莲华
神之道化·亚莲·沃克
淡雾轻风·北辰彗
深海泠歌·不知火千代
曳星归心·莎莉叶
烂漫玲珑·蔷薇院雏莓
灵秀天真·出云筱月
双面之星·埃利亚

『The Final Season』



優の目錄



優の最近更新



優のHIT計數

‖1000HIT‖



優の留言薄




優の最新回復



優の狐朋狗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